中医脉诊研修班

发布时间:2016-10-26 10:28:00
 

       脉诊历史悠久,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民在与疾病斗争过程的心血结晶,历代医家都对脉诊高度重视。认为:脉诊是中医辨治体系的核心、精髓和灵魂。然,《脉经》云:“脉理精微,其体难辨”“在心易了,指下难明”,使很多中医师望而却步,加之西医诊断技术的进步,甚至有人认 为“把脉是谎言”。中医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需要拨乱反正,因此,正确认识脉诊在中医诊断中的地位和作用,已经迫在眉睫。 

        有一 天我看到了一则新闻:一位知名中医说:“中医里最大的谎言就是把脉,基本上单靠把脉其实无法下任何正确的诊断。并指出现代西医的科学诊断方式十分先进,中医却还在用老早就过时的把脉,无非就是作作样子”。这些观点使我很是震惊,如果说不懂中医的人批判中医,我们可以一笑了之,但是假如真是一 个从事中医的人,如此大胆地否认中医,却是不可忽视的问题,因为内部学术思想的混乱,更能动摇中医的根基。自此,我才明白什么叫做“危在旦夕”,什么 叫做“拨乱反正”。那么,脉诊是否真如某某所说的, 仅仅是作作样子?真的就是可有可无的吗?可以肯定 的说“不是”。 

       我国脉诊起源很早,在秦汉以前就有古文献资料记载。可零散见于诸多医著的篇论之中。根据现存历史资料看,《史记~扁鹊传》说:“至今天下言脉者,由扁鹊也。”由此可以说明,脉诊至少起源于扁鹊活动的年代。医家认为:扁鹊非指一人,乃是当时医术高超的统称。若非如此,则扁鹊脉法并非一个人的经验总结,而是当时具有代表意义的脉学成就。

        扁鹊活动的年代,与《内经》成书年代大体一致,《内经》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,但许多资料表明:脉诊起源要上溯至比春秋战国更为久远的时期。如《左传~昭公元年》记载了秦公派医和诊治晋侯之疾,医和以色脉相参详论其病的史实。《周礼~注》则曰:“脉之大侯,要阳明寸口,能专者是,其为秦和乎?”说明当时已经普遍的运用脉诊了。

       历代诸多名医在著作中均有关于脉诊的精辟论述;如东汉张仲景著的《伤寒论》,晋代道医葛洪撰《肘后备急要方》,隋朝杨上善著有《皇帝内经太素》,唐代孙思邈撰有《备急千金药方》,金元四大家的李杲撰有《脉诀指掌病式图说》,明代李时珍撰写《濒湖脉学》等。可见,古时的医家对脉诊的高度重视。 

     清朝末年,政治腐败,蛮夷侵虐,国人自信心崩溃至极。因战争年代引起的外伤和急性病增多,西医确实起到一定作用,再加上医疗制度的错误引导,中医难免被世人猜疑。很多患者求诊于中医,常常不讲述自己的症状, 就将手腕伸出,以寄医者诊脉,并从脉象中说出他的疾病(西医诊断所得的结果),进而判断医者的医术是否高明。殊不知,这种认识是极端错误的,中医的诊脉不同于西医的诊断检查,是不能准确描述出西医的诊断结果。也许有的人会失望,认为那还需要诊脉何用?其实他不明白:这是两门不同的学科,正如中医诊断开不出西医的证明一样,反之,西医诊断也 确定不了中医的风寒暑湿燥火。如此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是不能掺合在一起。中医的脉诊是用来判断阴阳、气血、寒热、虚实,以及外感六淫、内伤七情的变化。 

      中医诊治的特色在于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。这些特色可以概括为宏观辨证, 在宏观辨证中,我们要把握住阴阳、表里、寒热、虚实等。只有辨清了这些,才能正确诊断,进行准确治疗。 固然,这些宏观辨证中的很多症状可以从望面色,听声音,问疾苦等方式进行甄别,但上述方法不是万能的,比如,现代女性大部分做过整容,美容,美甲,甚至刮舌苔,很多时候,医者往往发现诸多矛盾的现象会同时出现,如肥胖的患者出现了干咳少痰的症状,辨证到底是痰湿内阻不能外达,还是阴虚不能润肺,此时辨证当以脉定虚实。临床中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。

      中医四诊,望诊和闻诊也属客观指标,那为何单独强调脉诊?这是因为,在临床中,大多数患者很难从面部观察中看到疾病的病因、病位、病性及邪正关系,并加以施治, 除非是病情特别严重的患者,因此望面在诊断的权重比例较小;望舌,较为易学,是医家经常观察并获取的客观指标,但舌诊仅在温病中应用广 泛,而在内伤杂病中舌诊的准确率较低,因此其在诊断的权重比例也较小;闻诊,虽然操作简单,易于掌握,但是能闻出因疾病而身上有异味的患者少之又少,因此闻诊在诊断的权重比例就更小。最后只有切诊了,切诊适合一切外感内伤,且能真实地反应疾病本质,因此,切诊在诊断的权重比例很大,可占 50%-80%。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现代中医治不好病的根本原因。

       脉诊在医学领域已经成为中医的标帜是众所公认的,可以说不明脉学就是不明中医学,也可以说研究和提高脉法就等于促进中医学术的发展,应该把研究和提高脉法的重要意义,提到促进中医事业发展的高度。

      随着老一辈中医的退去,中医脉诊绝学日趋衰退。再加上当今的健康危机令朝野振动。作为医者,无不悲叹!为此,举办《中医脉诊研习班》势在必行。然,深知人单力微,才浅德薄,一腔肺腑之言,倘有惠世之处,正为我心所冀,或有纰缪之语,唯祈达者垂教。